玛瑞欧教育官网-对外汉语教师培训,IMCPI国际汉语教师认证考试中心,国家汉办国际汉语教师考试辅导中心
电话咨询:4007 200 200
上海侨报对IMCPI的专访:“汉语热”的价值追求

本文标签:外国人汉语学习   对外文化交流

 

  来源:上海侨报 2011年5月26日刊 记者:陈丽伟 陶辰

  【摘录】老外学汉语早已是一道让中国人忍俊不禁的诙谐风景,种种令人爆笑的趣事,折射的是他们对汉语的热爱和执着,更有对中国未来发展的看好。对于越来越多渴望寻找“中国机会”的国际人士来说,学习汉语已经成为决胜职场、商场的重要砝码,而那些生长在海外的华二代、华三代,更是希望通过学习母语,重拾失落的民族归属感。

  懂汉语签证官“吓走”贿赂

  在上海对外汉语培训机构IMCPI,记者遇到了一位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签证官,他告诉记者:“我的工作要求我不得不学习一些中文的日常交流。我的希望就是不一定会写中文,但要能听懂对方说的意思。”

  即使是只能听说,不能读,在工作中也已经发挥了很大作用。这位签证官得意地给记者讲述了自己用汉语识破不良意图的经历。有一次,两位中国男士到阿根廷驻上海领馆办理签证。一人拿出一张中文的资料,这位签证官表示自己看不懂中文,请对方出示英文资料。但对方听了这话,却悄悄用中文交流起来。

  这位由于工作关系不能透露姓名的签证官回忆:“我想这是检验我学习汉语成果的大好时机,就仔细听他们说什么。原来,他们在商量用什么手段贿赂我,我当场表明这绝对不可能。而得知我能听懂中文后,他们非常惊讶和尴尬,被我灰溜溜地请出了办公室。”

  多个朋友多条路

  来自法国的丽娜是上海一所大学对外汉语专业大四的学生。她已经决定明年毕业后就到欧洲,“去教汉语”。她告诉记者,自己在中国最高兴的就是结交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中国人常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我真的体会到了。”

  去年世博期间,一个在学校认识的新朋友推荐丽娜去当世博园法国馆的汉语解说。因为丽娜的出色表现,阿根廷总统访问世博园时,她被请去当了现场翻译。丽娜现在回想起来仍兴奋不已:“学汉语既扩大了交友圈又给我带来很好的工作机会,真是一举两得。其实,我们老外都很喜欢说中文。”

  偶尔,丽娜也有困惑:“也不能说得太好。”原来,有一次丽娜陪朋友买东西时用流利的中文说:“你好,我想试试这件衣服。”但服务员却完全没有反应,“我很纳闷,为什么这么标准的中文他也听不懂。后来才知道,正是老外说得太标准了,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所以一直呆呆地站在那。大多数时候人们还是习惯听到老外半生不熟的汉语,说标准了反而适得其反。”

  考汉语为职场加分

  “中国人对哪些电子商品品牌认知度最高?”“中国人买数码相机最在意哪几项指标?”

  快要到一年一度述职的时间了,在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学习的韩国人金光植一边准备给首尔朋友带的礼物,一边练习用汉语自问自答。“我们在中国的三星公司员工回国述职必须使用汉语,述职中的问答全部用汉语进行。汉语水平的好坏决定每年的升职。”金光植认真地告诉记者:“我们的述职都有录音,公司会一直保留。”

  在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的跨国大公司中,汉语水平已经成为一条考核硬指标。上海海事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的范蓓玲老师告诉记者,很多跨国企业专门聘请对外汉语教师定期在公司开设汉语培训班。包括路易威登、大众、西门子等大型企业都把汉语作为员工培训的重要内容。

  IMCPI国际汉语推广协会的老师介绍,留学生学习汉语更注重实用性,偏重于语言交流。而有计划进入中国学校进一步学习、获得学位的外国人则对相关的汉语水平考试更为重视。“公司的要求就是能用汉语进行日常交流就行。对于更加深层的学习比如书写汉语、同步翻译等,公司并不强求,如果个人有兴趣的话公司会资助我们去学习。”来自TNT公司的美国员工向记者说道。

  Jam (法国人 商务人士 ):

  我有一位美丽的中国太太,我想学好中文以便更好地与妻子的朋友亲戚交流。刚学中文不久时,有一次和中国朋友吃饭,我急切地想秀秀自己的中文水平,说:“这家餐厅很不错,桌子很好看,安排的位子也很好。”当我看到朋友的手表时,又称赞道:“你这表子不错啊。”这一句话气走了朋友。后来我弄明白了,赶紧向朋友道歉。

  丁启阵(北京外国语大学 对外汉语教师):

  很多形近字对外国人来说,犹如孪生姐妹,难以分辨。我告诉外国学生中国人是一个很谦虚的民族,他们马上表示异议,我问为什么,学生说:“你看,许多好看一点的房子,墙上都写着‘中国很行’、‘中国人民很行’、‘中国工商很行’、‘中国农业很行’,这是谦虚吗?!”

  齐丽(日籍华人):

  我的老公是日本人,学习汉语很努力,但免不了闹笑话。比如“担心马路太忙,我七点就‘出家了 ’。”好友回国,他说:“一个火人(好人),飞去了(回去了)。”每次下楼,他都提醒我说:“请小心裸体(楼梯),我们一起下流(下楼)吧。”去饭店,他把“红烧排骨”说成“红烧屁股”,服务员吓了一跳,弄明白后觉得他很可爱。

  了解上海外籍人士学习汉语的急迫需求,欢迎致电:4007-200-200

想了解更多教老外学中文的信息,可直接拨打:400-200-200

想要体验玛瑞欧课程?立即咨询我们的课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