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瑞欧教育官网-对外汉语教师培训,IMCPI国际汉语教师认证考试中心,国家汉办国际汉语教师考试辅导中心
电话咨询:4007 200 200

IMCPI对外汉语教师 - 我教三位老外学中文的教学心得

   kony,Katherine和Donne每周跟我学一个半小时的汉语,最近进步飞速,常常把我问倒,比如“我去过医院了”和“我去了医院了”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说“您贵姓”不说“他贵姓”之类,搞的我这个“汉语老师”期期艾艾半天,只能告诉他们“我们中国人就是这么说的呀,这是语感问题”,于是他们就不再刨根问底,转而与可恶的“四声”战斗。

  

 

  我的三个可爱的学生总是弄不清阳平和去声,只见他们一手举着中文课本,一手打着拍子,一面摇头晃脑,还是不能够把发音拉到正确的轨道上去。老舍写民国时候外国传教士讲中文全用平声:“明天下午五点钟少一刻,请从你的家里走到我的家里吃一碗茶。”我的学生们水平要高的多,可是也常常闹笑话,比如把“请问“说成”请吻“,分不清“上”和“下”——:“我家的鸡昨天上了一个蛋。”这一类的笑话大概每个学过外语的人都闹过,我们知道,敢于闹笑话和犯错误才能进步,脸皮太薄的人学不成外语。

了解上海外籍人士学习汉语的急迫需求,欢迎致电:4007-200-200

  我们每周的课都是这么乐呵呵的过来的。Katherine胃口特别好,所以对“牛肉洋葱胡萝卜西瓜”之类的词汇情有独钟。Donne爱好文艺,我教给他们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后开始对海子大有兴趣。kony永远是他们三个中的“第一”,他家的桌子上总是放着一小瓶墨水和一只细毛笔,预备一有空就抄写生字。

  经过我的努力纠正,他们不再混淆“九”和“七”,不再把“请问”说成“请吻”,也懂得了汉语里也有所谓不及物动词,要和介词搭配使用,譬如不能说“我哥哥结婚了一个美国人”,而要说“我哥哥和一个美国人结婚了。”

  当然我们也有总也攻不破的难关,譬如阳平和去声。另外我的学生们总也想不通,为什么有了“千”还要用“万”作计数单位。两百千是多少万呢——让人想的脑壳疼。最让人望而生畏的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舅舅大爷姨妈姑妈”等等称谓,我的学生们被搞的头昏脑胀之余不免抱怨中国人怎么这么麻烦,都是亲戚,何以要按着父系和母系细细分门别类,此外还要分出“伯仲叔季”。他们不明白,中国人的人际关系讲究的正是远近亲疏长幼尊卑,这些微妙处是从教科书上学不来的。

了解上海外籍人士学习汉语的急迫需求,欢迎致电:4007-200-200

  我的学生们爱好语法,喜欢总结语法现象,每当他们发现了一条小规律就喜形于色,我当然也替他们高兴。实际上,正是通过教中文我才真正开始认识我的母语,就像是一个人第一次坐飞机上了天,往下面一看,嚯,世界原来是这样的!我们中国人重感觉,轻理性分析,在语言文字上往往“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到近代以后才有系统的语法研究。一般的中国人,只要不是学语言学的,绝不会不会关心“了”除了表时态是不是还可以表语气之类问题。可是我的中文课逼着我去关心这些事情,开始还不太情愿,后来却越来越沉醉其中。我和我的学生们一起发现、研究和欣赏汉语之美,其乐无穷。

 

相关文章:IMCPI国际汉语教师认证-玛瑞欧教育 保罗 学习心得

 

想了解更多教老外学中文的信息,可直接拨打:400-200-200

想要体验玛瑞欧课程?立即咨询我们的课程顾问。